霍英东和他的“白天鹅”丨中国往事

发表时间:2018-03-13

霍英东和他的“白天鹅”丨中国往事

霍英东在白天鹅宾馆工地上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作者:于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白天鹅宾馆坐落于广州市沙面白鹅潭畔。它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开业的一家大型合资酒店,也是与广州中大酒店、北京香山饭店、中国大酒店齐名,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旅游部门主持修建的八大中外合资酒店之一。

沙面的过去,勾连着中国人反欺凌的历史,这里曾是外国租借和外国驻华领事馆的集中地,1925年,此处还爆发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霍英东特意将宾馆选址此处,除了江畔的淤塞滩涂空旷、视野开阔外,他希望在历史的两相对照之下,“长民族志气”。

霍英东给宾馆起名为白天鹅,希望宾馆也可以像白天鹅那样振翅冲天,一鸣惊人。白天鹅宾馆的建设是改革开放进程的一个缩影,也是霍英东商业生涯的写照。

改革开放后客商增加,中国酒店业依旧停留在招待所阶段。与提出改革开放几乎同时,邓小平说,要在大城市建设几个国际水准的旅游饭店。香港新华社联系到霍英东,希望他带个头。

投资、建设白天鹅的过程并不顺利。内地建筑业封闭了30年,建筑师对新事物缺乏足够的认识,为了让他们开阔视野,霍英东首先邀请他们到香港参观著名建筑、与建筑师座谈。刚刚开始动工时,他们在沙面搭起工棚,就有人骂他们,说他们没地方拍拖了。人们大多看不到改革开放的好处,反对声音很多,说他们搞资本主义,精神污染。

物资短缺是霍英东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他在大陆投资兴建的第一个宾馆是中山温泉宾馆,动工前,负责港台和侨务工作的廖承志对他说,“霍先生,内地人力、砖头砂石都够你用,其他的我帮不上忙,得靠你自己进口了”。果不其然,各种建材、酒店设备几乎样样告缺,霍英东只有向海外订购。建设白天鹅宾馆时,这种情况并没有改观。

“一个大宾馆,需要近10万种装修材料和用品,而当时几乎要什么没什么,连洗澡盆软塞都不生产,只好用热水瓶塞来替代。更要命的是,进口任何一点东西,都要去十来个部门盖一大串红章。”(《激荡三十年》)

如果按照这种进度,按时交付如同天方夜谭。霍英东想出一个主意,先把开业请柬散发到北京、港澳,再从侧面给各个“关卡”施压,勉强保证了宾馆的顺利开业。这在当时的人们看来,霍英东完成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却不这么认为,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只是需要恰当的调动和激发。

霍英东回忆,那时文革刚结束,哪些改革是合理的、必要的,哪些是错误的,他没有把握,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必然牵涉原有的制度、习惯,引起一些大大小小的摩擦。霍英东一概置之不理,完全按自己的设想建设、运营白天鹅,从选址、设计、施工、建材选用到人事、财会、保安制度,以及通讯运输、采购保管等各方面,亲力亲为。

“鹅潭秀色”的外景,“故乡水”的中庭,白天鹅建成后,成为当时中国最高档的宾馆之一,也是老百姓眼中的稀罕物。酒店全面营业第一天起,霍英东就将其开放给群众,任由他们参观、拍照。很多人担心宾馆开放会出乱子,霍英东却有自己的理由:应该让他们自由进来,看看一些新事物,体会一下中国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增强每个中国人对自己和国家前途的信心;就是从经济观点来考虑,也是开放好,先有人气,然后才有财气。酒店开业那天,市民因拥挤而挤掉的鞋子就有一箩筐,后来连续十多天,卫生间的手纸一天消耗几百卷。

霍英东和他的“白天鹅”丨中国往事

白天鹅宾馆

霍英东还把物价、工资改革引入了白天鹅。云吞面是广州人喜爱的小食,市面价格五角钱,白天鹅的标价却是四元,啤酒外面四角八分,他们卖两元多,价格贵出好几倍。这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要搞市场经济就要闯物价关。文革期间,工资发放不灵活,工人大多消极怠工,放开物价后,员工福利改善,效率提升,形成了良性循环。

改革开放20周年时,何博传在霍英东文集《我的参与》中作序道,“计划经济之所以失败,关键在被固定了的‘价格’两个字上;国家开放大计受到最大阻碍,主要在落后闭塞的环境里。所以,率先筹建高级涉外宾馆,挑动解除价格束缚之战,以路通财通思想在南国水乡开放前沿带头引入市场机制推动交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