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暑假,我们去了27个国家和地区

发表时间:2018-11-09

每年假期,宁波诺丁汉大学都有很多学生参与海外志愿者、海外实习等项目。

今年暑假,又有240多名同学通过 AIESEC(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跨越世界五大洲,前往墨西哥、乌克兰、罗马尼亚、奥地利、俄罗斯、肯尼亚等27个国家和地区参与海外志愿者项目。

他们带回了怎样精彩的经历呢?

工业设计大二同学

洪源

“在极度艰苦的环境里,

我却感受到了温暖。”

@肯尼亚

我在肯尼亚的项目是前往Mukuru贫民窟一所名为UTU.WEMA SCHOOL的学校,为6-8岁的孩子教授英文、数学等课程。

有时候,我还会应孩子们的要求教他们简单的中文和传说中的“中国功夫”,而他们会教我一些斯瓦希里语。

这个暑假,我不仅仅看到了极度的贫穷,还有孩子们对梦想极度的热情。

那里,你会看到贫民窟里的孩子为了展现他的Rap梦想奋力地在你面前 freestyle;

会遇到“意图不轨”的贫民窟学校老师,想通过公益筹款为他支付大学费用;

经赞处大使会对你说起他的亲身经历,贫民窟小孩子被偷肾,围坐在大使馆门口的柴火堆静静等待死亡;

你会看到孩子们因为没有钱买守门员手套、却依然坚持练球后那满目疮痍的手;

你也会听到贫民窟学校的孩子提着他那印着虹猫蓝兔但是拉链坏了的小书包对你说:“哥哥你能帮我修好它吗?这是我唯一的书包,我真的很喜欢它。”

在这样的极度艰苦的环境里,我却感受到了温暖,孩子们纯真的笑容、谈起梦想时他们眼中的光芒,如今依然在我脑海中闪烁。

从肯尼亚回来之后,我发现原本令我烦恼的事情比起在肯尼亚的所见所闻其实都算不上什么。我和我在肯尼亚的朋友约定,之后还要相见。

国际商务与经济学大二同学

李若彤

“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

差点流下泪来。”

@罗马尼亚

我通过discover community项目接触到了社区中的孤儿,他们年龄多在12到18岁,住在政府分配的公寓里,公寓里普遍阴湿并伴随着恶臭。

孩子们很多都不会说英语,我们的交流只能通过手机上的翻译软件。

我没想到的是,这里十岁出头的孩子爱抽烟。“你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对关心你的人负责,知道吗”,当我告诉一个男孩抽烟不好并抢过来时,他心疼地把烟拿回去,认真地看了我好一会儿,转身离去。

我以为他之后还会跟从前那样一根根继续抽下去,但我惊讶地发现自那之后他再没有抽过一根烟。

临走前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抽烟了,他跟我说了很多。他告诉我吸烟可以缓解他内心的空虚和害怕,以前从来没有人像我一样关心过他,后来不抽烟了,是因为那天我对他说的话让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是有分量的,也有人在关心着他。

“我要健健康康的,才可以对身边的人好呀。” 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差点流下泪来。

原来,自己不经意间的几句话,竟然在他人心里可以有这么重的分量。

原来,微小的光与热,是可以通过人与人之间传递的。只有被爱过的人才知道如何去爱。

计算机科学大二同学

张宇

“他们并没有被生活击倒,

他们依旧憧憬明天。”

@土耳其

我参加的项目是和难民群体相关的。

记得那天,我们采购好物资之后,驱车前往难民聚居地。他们住在破旧的水泥楼或木屋里,住宿条件与国内一些落后的农村地区相似,路边随处可见戴着面纱的妇女和天真的孩童。

我们走访了好几个家庭。其中一家有七个孩子,有个孩子在穿越边境的时候冻死了;还有一家的丈夫在越境时被枪打死,身中三枪而亡。

同行的当地志愿者告诉我,很多难民都是非法入境,他们没有合法的身份,即使生病也无法去医院就诊。

在我的印象中,“难民”总是与战火纷飞、痛苦无奈联系在一起。但在土耳其,我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六周的项目下来,我已经接触过不少难民家庭,他们并没有被生活击倒,他们依旧憧憬明天;我也见到了许多帮助难民的公益人士,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

或许我再也不会见到那群人,或许我和难民的故事就止步于今夏,但我不会忘记这个夏天有那么一群人,来自五湖四海,相聚于土耳其,挥洒青春。

国际传播学大二同学

邢怡然

“他们现在还记得

志愿者去年教给他们的中文。”

@墨西哥

我在墨西哥的项目是在一所公立小学教三到六年级的孩子健康课程,并和他们一起上体育课和舞蹈课。

墨西哥人民的餐饮结构都十分不健康,所以肥胖率很高,我们的任务就是教孩子们如何吃得健康、鼓励他们每天运动。

墨西哥的英语普及率不高,因此我上课只能靠另一位会讲西班牙语的志愿者翻译或者用手比划,即使这样,孩子们上课的热情还是很高。

上课的时候,孩子们用“你好”“早上好”和我打招呼,语音语调竟十分标准。下了课,几个女孩子挤过来给我指着笔记本要签名,落笔的时候才发现那一页上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去年志愿者的签名。原来他们现在还记得去年志愿者交给他们的中文,我内心的感动无以言表。

每天教完课我都会探索墨西哥城。我走过墨西哥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看过市中心的高楼大厦、路过平民区低低矮矮的彩色楼房、逛过奢侈品汇集的商业广场、也在路边折扣店买过二百块的匡威……

项目结束后,我还去了Puerto人迹罕至的海滩上欣赏落日、在海滩上放生海龟、在小船上摇晃两个小时去看三千只海豚的壮观景色、也去过著名的Coco之城瓜纳华托……

墨西哥是一片未被开发完全、蕴含着迷人历史和文明的土地。神秘的玛雅文化、热情开朗的人民,在这个国度,每天都会邂逅不一样的精彩。

化学专业大二同学

孙洁仪

“我曾一度怀疑这一趟

飘洋过海千里迢迢的志愿者之旅

是否真的值得。”

@乌克兰

做志愿者之前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拒绝自我感动式的英雄主义……他们其实并没有那么需要你,是你更需要他们。”

在乌克兰做志愿者期间我一共去了两个幼儿园,第一个幼儿园没有人会说英语。交流为零的情况下我只能帮老师打扫卫生、照顾孩子,那时我曾一度怀疑这一趟飘洋过海千里迢迢的志愿者之旅是否真的值得,我觉得自己所做的工作并不特殊,更说不上伟大,当地的大学生或中学生也能做。

不过也正因那段时间的怀疑和迷茫,我对海外志愿者有了全新的认识。工作期间我结识了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志愿者小姐姐Cansu,她让我意识到:不论工作是否有趣,能经历这一切就是幸运的。

当来到第二个幼儿园时,我学会了珍惜与那里老师、同学交流的机会,认真甚至激动地准备每一次上课的PPT。

我也向这里的园长学到了如何保护孩子们的童真。有一个小女孩总是喜欢把幼儿园的坐垫全部搬到自己凳子上,我起初以为只是小孩子胡闹,所以打算把那些垫子放回原位。这时,园长跟我说:She loves the story of The Princess and the Pea very much and wants to be the princess(她很爱豌豆公主的故事,而且也想成为豌豆公主)。

于是我不再制止她,而是帮她把坐垫一个个摞上去再把她抱到高高的坐垫上。那天,她坐在“公主凳”上,连做手工作品也格外认真。

每天与寄宿家庭的家人们朝夕相处、跟他们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在婚礼上唱中文歌、享受他们亲人一般的关怀和照顾、感受他们的包容和独特的幽默感……这样的机会怕是以后都难再有了。

经济学专业大二同学

金雨禾

“我看到了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同龄人

在以什么方式生活、

对世界有着什么样的看法。”

@越南

去越南做志愿者之前,我担心不太喜欢小孩的自己会跟他们处不好,没想到最后能跟他们打成了一片,也因此爱上了孩子们。

在那里,我度过了最难忘的一个生日。当天下午我本来在备课,突然一个小朋友走进来叫我,她给我蒙上眼,说要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我睁开眼时才发现,原来大家早就准备好了生日蛋糕和手写的贺卡,连教堂里最大的修女也赶来为我庆祝生日。

在工作之余,我还和其他国家的志愿者们一起去了美奈和大叻。我们经历了在青旅里跟其他人扯皮、坐sleep bus去赶日出、也曾在十几度的气温下穿短袖夜宿车站……

现在回想起来,越南之行带给我的最大改变就是打破了我对很多事情的固有看法。我从前认为自己教不好小孩,但后来发现他们上了我的英语课,真的每天都有进步;我以前通过社交媒体对印度产生的一些刻板印象,也被身边的两个印度志愿者所改变。

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同龄人在以什么方式生活、对世界有着什么样的看法,我自己对于生活的态度也在慢慢改变。要感谢当时报名的自己有那么大的勇气,才会拥有这些不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可以支撑我好好生活的回忆。

图文来源:AIESEC UNNC

电子编辑:Nico Tian

转载或进一步了解请联系:

宁波诺丁汉大学

A World Beyond Ordinary